拓展大舞台 做好传帮带(艺近人和)

发布时间:2024-03-02 04:13:46 来源: sp20240302

  延边歌舞团的演员们在排练。

  延边歌舞团演员进社区公益演出。

  核心阅读

  建团77年来,延边歌舞团深深扎根于民间艺术土壤,创作出大量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精品。近年来,延边歌舞团在传承传统剧目的同时,有意识贴近现实、贴近时代,注重寻找观众的共情点。

  2022年起,延边歌舞团将舞台拓展到线上,从传统民谣到非遗歌曲,他们以专业表演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艺术爱好者,单场直播观众最高达到了100万人次。

  

  秋冬之际,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安图县桃园村里,一场文化惠民演出点燃观众的激情。舞台搭建在村内的小广场,延边歌舞团的演员们载歌载舞,长鼓舞、扇子舞轮番上演,台下掌声阵阵,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
  成立于1946年的延边歌舞团是传承、研究和发展中国朝鲜族文化艺术的综合性表演团体。建团77年来,延边歌舞团深深扎根于民间艺术土壤,创作出大量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精品,《春香传》《阿里郎》《长鼓行》等100多部作品获得国家级奖项。

  如今,喜爱延边歌舞团的观众不止当地百姓,还有短视频平台直播间里遍布天南海北的观众们。2022年起,延边歌舞团将舞台拓展到线上,从传统民谣到非遗歌曲,他们以专业表演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艺术爱好者。“我们希望能跨越时空地域,把美好的艺术带到更多人身边。”延边歌舞团副团长罗松花说。

  去生活中找答案,用舞蹈凝练时代神韵

  练舞房里音乐响起,年轻演员们穿着宽松的中老年服装,跟着节奏起舞。“很好,动作表情都很到位。咱们再来一遍,调整呼吸,表情再自然些。”舞蹈编导卢京丽反复斟酌,力求呈现最佳的舞台效果。

  演员们正在排练的作品是《心花路放》,讲述的是一群老年人游历祖国大好河山的故事。

  “之前我们的表演,以经典舞蹈剧目居多,通过大场景的群舞,展现民族舞蹈的魅力。”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、延边歌舞团副团长咸顺女表示,近年来,延边歌舞团在传承传统剧目的同时,更加有意识地贴近现实、贴近时代,注重寻找观众的共情点。《心花路放》便是这样创作出来的。“这些年,延边成为热门旅游地,我们就想到以旅游为主题,通过舞蹈展现当代老年人的幸福生活。”卢京丽说。

  让年轻演员扮演老人,舞蹈动作的专业性不难达标,体态和神韵却总感觉差了一些。艺术源于生活,大家决定去生活中找答案。

  延边州有着“歌舞之乡”的美誉,在公园、在广场,时常能见到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人们。咸顺女带着演员们走进公园,观察一群热爱跳舞的老年人:“他们是在享受舞蹈,享受艺术带来的快乐,我们深受触动。”听到旋律,演员们不自觉地跟着跳了起来。见状,爷爷奶奶们跳得更加起劲,场面十分热闹。

  采风结束后,大家将观察到的动作神态融入表演,不仅追求形似,更力求神似,年轻演员表演时的“韵味”有了明显提升。

  “传帮带”是持续涌现优秀演员、创作精品剧目的秘诀

  “老师好!”延边歌舞团的演员们见到咸顺女,最爱叫一声“老师”。

  “团内大部分成员毕业于延边艺术学校,我是歌舞团的成员,也担任着延边艺术学校和延边大学艺术学院的老师。”据咸顺女介绍,延边歌舞团高度重视人才培养,和当地院校长期深度合作,与延边艺术学校联合设立歌舞团定向班,歌舞团的成员们担任定向班的任课老师。

  延边歌舞团创编室舞蹈编导、一级编导金荣华,是第一届定向班的学生,也曾担任过歌舞团定向班的班主任。“从学生到演员再到编导,一直在延边歌舞团这块园地上成长。”金荣华回忆。从入校之初便能接触到最专业的朝鲜族舞者,她感到,优势教育资源对于舞蹈演员的成长起着关键作用。

  作为走过70多年岁月的艺术院团,“传帮带”是延边歌舞团持续涌现优秀演员、创作精品剧目的秘诀。

  团里的年轻人练习遇到瓶颈时,总有热心的前辈耐心指导、解疑释惑。除了学校和歌舞团的培养,团里还为年轻演员提供外出交流学习的机会,让创作和表演始终贴近时代。

  在咸顺女看来,更重要的是将创作文艺精品的追求传承下去。

  2016年,舞剧《阿里郎花》上演,该剧讲述了一名女舞蹈家热爱事业的一生。时年50多岁的咸顺女出演老年时期的舞蹈家。舞蹈似柳枝拂水,优雅潇洒,咸顺女以多年来积累的舞蹈功底和舞台经验,为角色注入生命力。

  “朝鲜族舞蹈讲究韵味,迈一小步、敲一下鼓、举手投足尽显演员对舞蹈的理解。长鼓舞很耗费体力,老师50多岁了还能全情投入,源于她对舞蹈的热爱。”青年舞蹈演员赵勇很受触动,也感受到榜样的力量。在他的回忆里,像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。

  线上直播既传播舞蹈魅力,又考验演员能力

  夜已深,延边歌舞团的练舞房里灯火通明。与白天集体排练的热闹不同,此刻,房间里只有李瑞鹏一个人伴着节奏,拿着扇子起舞。95后演员李瑞鹏并不孤单,镜子前架着手机,直播间里天南海北的观众正共同欣赏着他的舞蹈。

  跳完一曲扇子舞,李瑞鹏走向手机,向观众介绍舞蹈的特点和背后的故事。“朝鲜族舞蹈经常会使用道具,扇子、长鼓等,讲究用气息韵律带动舞蹈,把内在的情绪带到五指、四肢。”李瑞鹏擦了把汗,耐心讲述。

  对待直播,李瑞鹏同在舞台上一样专注。每次直播,他都会精心规划要在直播间表演的舞蹈,一跳就是两三个小时,总是超过预期的直播时长。而在直播前,还有正常的早训和排练,他同样没有丝毫马虎。“直播是一个新的展示平台,既可以传播舞蹈的魅力,也可以当做练功,增强演员的个人能力。”李瑞鹏说。

  线下演出搬到“云上”舞台,从大舞台走向小屏幕,既是新机遇,也是新挑战。

  “朝鲜族舞蹈以群舞居多,突出大场面。”李瑞鹏坦言,在刚开始直播时,受限于场地等因素,独舞成为主要表演形式,给自己带来新的挑战。“在舞台上哪怕面对成千上万观众,依然泰然自若,但在空荡的练舞房,面对镜头会变得紧张。”

  同样感触深刻的还有延边歌舞团声乐部部长、一级演员黄梅花。作为团里的“台柱子”之一,她也会在排练演出之余,进直播间给网络上的观众唱唱歌。

  “刚直播时,身边有不少反对的声音,认为在直播间演出会拉低艺术品位。”坚持几场直播后,看到直播间里的即时互动和反馈,黄梅花内心的顾虑逐渐消除:“网络空间也需要专业的艺术表演,通过我们的演出能让更多观众接触艺术、了解艺术,我觉得很值得。”

  努力总有回报。直播几个月下来,李瑞鹏成为团里直播时间最长、最投入的演员,长时间的“加练”,他的表现力、动作张力以及爆发力,都有明显进步。直播间里的独舞,给了他充足的展示空间。团里排《心花路放》时,他被选为主角之一。

  “走出去,是我们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。”罗松花表示,延边歌舞团的演出主要在本地,直播成为向外开拓的新路。“在不影响正常排练演出的情况下,我们积极用好线上平台,消除演员与观众间的时空界限,让更多人看到延边歌舞团。”罗松花说,从去年6月开始直播以来,单场直播观众最高达到了100万人次。

  延边歌舞团从延边走向更远的地方,这支“金达莱”盛开在祖国艺术的百花园里。

  

  本文图片均为延边歌舞团提供  

  版式设计:赵偲汝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3年11月23日 20 版)

(责编:卫嘉、白宇)